热门搜索:

紫等诸多颜色晶体的漂亮戒指项链和发卡都被打磨得闪闪发亮

时间:2019-05-02 20:3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叉腰站在门口的侍童对涌动的头巾、裙子背影群露出一个带有促狭的浅浅苦笑。
 
    迟疑了几秒钟,洛克决定驱散有些忘形的女人们和不清楚状况的商人。
 
    深吸一口气,如同大人物讲话前的干咳在街道里响起,嘈杂的交头接耳一下中断,女人们磨蹭着脚步离开了马车。
 
    皮埃尔骑士和洛克侍童属于乐意和平民平等交往娱乐的异类,有时会让邻居们忘记等级的差异,眼下的特殊环境倒促使不怎么守规矩的女士们想起了等级差异。
 
    人墙自觉的散开,吵嚷的源头、拥堵的起因让摆出大人架势的洛克小小失望了一下。
 
    马车的款式和拉车的两匹马不过是普通货色,车厢货台上放置着棉布。
 
    以为是什么新奇的玩意――这样的想法没能维持超过三秒,出人意料的亮点随着更深入的打量浮现。
 
    ――摆在布匹之下,镶嵌有红、蓝、紫等诸多颜色晶体的漂亮戒指、项链和发卡,每一件都被打磨得闪闪发亮;
 
    ――站在架座边上商人打扮的藏青头发马车主人,另一侧看不清面貌、帮手似地家伙;
 
    消费不起的奢侈品总能吸引女性们火热的眼神,首饰之类亮晶晶的玩意儿更是能让她们驻足流连。
 
    不过这种高价位消费品明显超出小商人的经营范围,此刻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城镇大街上着实有些可疑,直白的说,很可能是在替哪里的强盗小偷销赃。
 
    藏青发色商人的面孔进入视线后加深了洛克的怀疑,一个不管怎么看最多15~17岁左右的家伙说成是学徒比较有说服力。说成是拥有自己的马车的旅行商人是在有悖洛克对那个行业的认知――驾着马车四处奔波的商人最年轻也不会小于20岁。
 
    可疑的货物、可疑的马车、可疑的商人。
 
    皱起眉头的侍童已在心中将商人打扮的少年从诈骗销赃团伙的年轻成员迅速升级成抹杀、抢劫、偷盗、走私等诸多罪行的案犯层次,考虑着要不要将这个嫌疑犯交给负责治安的鲁迪奥骑士。
 
    侍童和一介旅行商人之间存在地位差距的鸿沟,洛克完全有权力和能力将一个疑点众多的外乡人交给治安官,问题在于是否合适?
 
    没有养出仅凭主观猜测臆想就抓人治罪的跋扈,街道治安也并非洛克的权责。让鲁迪奥骑士最后查证出对方的确是正当商人的结果……那可绝不只是丢脸出糗就完事,长着一张全世界都欠他钱一般脸孔的治安官绝对会给把手伸进自己权限之内的小子一个终生难忘的惨痛教训。
 
    洛克夹在奖励与斥责之间,艰难的选择后――
 
    【先套套话吧,也许能发现蛛丝马迹。】
 
    洛克选上折中的低风险选项,对商人或是嫌犯的藏青头发招招手。
 
    个头高出侍童一截的少年摆出生意人的职业笑容,讨人喜欢的面孔和其中透出的乡间质朴感觉让洛克稍稍减弱些许敌对意识。
 
    【说不定这家伙有长高的秘方,等下不能忘了问这个。】
 
    刚迈进发育期门槛的洛克像这个年纪的所有男孩们一样在意身高,并且一直为增长不怎么明显的身高不满与烦恼着。在他盘算着私人生理问题的时候,地球计量单位177公分身高的少年来到了洛克面前鞠躬行礼。
 
    “你是什么人?”
 
    挺起远未到达【宽厚】程度的胸膛,侍童摆出了真正骑士般的倨傲架势。
 
    他所处的低位允许小
    应答的从容和礼仪举止的规范无错可挑,有一瞬间洛克甚至怀疑对方根本是哪里的有钱人家出身的子弟。话语缀尾【骑士阁下】的称呼让洛克不自觉的高兴起来,趾高气扬的脸上微微绽放出润红。
 
    “我只是个侍童,【骑士】的称号太过了。”
 
    洛克努力端正样貌,做出拒绝奉承的姿态。可惜伪装的不到位,喜形于色的心思连散开后并未远离马车的女人们都分辨的出来。
 
    “怎么会呢?以您优雅雍容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您平日的努力和严格,一位努力的侍童终将成为出色的骑士,建立不朽的功勋,整个查理曼都会谈论您,为您感到自豪。”
 
    商人滔滔不绝的说话犹如经验丰富的吟游诗人,遣词用句和鞠躬的姿态比用嘴巴和表演糊口的诗人们更为夸张。
 
    就像一个演技精湛的戏剧演员,但不是小丑那样的滑稽丑角。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