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组成的武装组织可谓最麻烦的那一种死硬疯狂难以沟通

时间:2019-05-02 20:47 文章来源:互联网

至于酒店老板嘴里神神秘秘的内幕消息,最多不过是混进大量道听途说,又添加了不少自行捏造内容后拿来当三流谣言草稿的玩意儿。阿让拖拉通究竟遇上了什么状况,还有谁能比比伪装成商人混进敌军大本营的【尖耳朵匪军】大头目更清楚呢?
 
    唯一从酒吧里算得上收获的,大概只有确认了进攻遭遇重大挫折后,人类们低落的士气以及上层人物愚蠢的处置措施。
 
    被削了面子的贵族被忐忑、焦躁、恐慌的情绪所控制,对把名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中上阶层人类而言,满怀信心的讨伐作战以己方损失惨重却连对方一根毛都没捞到就草草收场完全不可想象。这种愚蠢选项不光让面子掉个精光,还会动摇到他们的统治基础――毕竟没有哪个脑子正常的领民愿意向保护不了他们的贵族纳税,一直觊觎世俗权力的教会也不会放过扯后腿的大好机会。
 
    对尖耳朵必须取得胜利。
 
    贵族们的私心、平民的期望、教会的指标、社会矛盾――人类们乱七八糟的思维一致指向这个目的,阿让拖拉通整体正朝着这个方向运作,不过这台粗糙战争机器锈迹斑斑的内部正发出强烈的不和谐音。
 
    完成下一次讨伐作战必须的人力、物资储备还需要一点时间,没有启动动员体制的情况下花的时间跨度大约为2~3周。对急于报复、洗刷耻辱的骑士们来说,稍稍长了一点。
 
    骑士们在日常的表现中维持着冷静、沉着的外表,平民们小心翼翼的避谈北边的状况和不经意表现出的厌恶惧怕多少能揣摩出一些真实的心理状态。
 
    身着银光锃亮铠甲的骑士们正处于机器不理智的状态,除了极少数实战磨砺出来的老兵,剩下的那些只要稍加刺激就会从尊贵的骑士转身成歇斯底里的野兽。
 
    布伦希尔的舌尖浸润着果汁,背后正把手伸进妓女胸衣内侧的骑士哈哈大笑着,下流的声音和山谷猪圈里四腿动物在粪堆里撒欢打滚哼哼声在少女耳朵里完全一个样。
 
    颓废、混乱。尽管秩序尚在,谁也看得出来阿让拖拉通地区远不到岌岌可危,却至少暗流涌动的局面算是坐实了。
 
    比预期中的状况还要好――布伦希尔的小小不快被事态顺利进展带来的兴奋冲淡,爽口的饮料涌入口中。
 
    现下的局势对己方无疑是有利,为了促进发展趋势,让人类们维持或进一步加深彼此间的隔阂猜忌正是该干的事情。
 
    自己和李林伪装成人类潜入敌人眼皮底下的目的并非为此,不过能顺带以不流血的方式打击对手也不必错过。
 
    就像之前的那些流言。
 
    这次准备的不仅仅是精神层面的输出,还包括生理层面的软杀伤。
 
    尼福尔海姆山谷深处的植物中萃取名为【ma.huang素】的物质,将之精炼提纯,加入其它物质反应后得到的白色晶状颗粒物。
 
    布伦希尔见过服用颗粒后,实验动物以及一些苦力出现的反应。精灵少女对区别于过去煎煮植物茎叶或昆虫爬虫之类传统药剂的新型合成药所具备的强力效能和同样强烈的副作用记忆深刻。
 
    人类的骑士们可以多出一种比酒精和女人见效更快摆脱失落的手段,己方则获得一批用于中枢神经兴奋剂的人形小白鼠,同时亦增加了一条筹措资金的途径。双方都为找到各自所需的而欢喜,只是能笑到最后的注定是李林和精灵这一侧。
 
    “甲基安非他命?”
 
    西蒙搜索了从事间谍工作以来和之前全部的记忆,和药物相关的稀少知识中不存在和新词汇相对应的内容。
 
    不清楚效用、反应的未知药物,即使骑士的脑子再怎么猪头迟钝,要说服他们尝试可疑的蓝色、白色小药丸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很麻烦,成功几率不算高。
 
    间谍的面容透出愁苦的色彩,他的潜伏身份是个屠夫,且不管突然从事可疑药物的秘密买卖会招来多少怀疑的目光,光靠这个身份如何接近骑士们推销药物已经让他很是挠头了。
 
    这位无所不能的大人或许犯了个错误。
 
    咻――
 
    冒牌屠夫的脸上慢慢浮现细细的红线,耳鬓几缕油腻发丝悠悠落下。
 
    细微,连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黑色发丝如水面上轻柔舞动的蛇般贴着粘满油脂、汗液的粗糙皮肤收回。
 
    施加的力量再多上些许,丑陋的头颅就会以鼻梁下为界限,整齐的分成两段。
 
    看见似乎能在手中一扯就断的黑丝隐没与异样微笑的背后,肌肤终于迟钝的竖起鸡皮疙瘩,厚实的脖子缩了起来。
 
    【又笨又无礼的间谍。】
 
    布伦希尔暗暗摇头,这个间谍显然不怎么聪明,如果稍稍有那么点脑子的话是不会去揣度李林犯错的可能性。
 
    【李林一贯正确,永不犯错。】
 
    黑龙、精灵、侏儒、还有这个间谍的上司――尼福尔海姆阵营的所有智慧种,不论其属于什么种族都心存这神话般的共识,将其视作常识基础制定各自与李林的相处之道。
 
    相对感受李林不可思议之处不足的间谍只是牢记住年轻主宰将500名骑兵如草芥般碾碎的景象,对他的手腕能力方面的认识尚有欠缺。
 
    “我都忘了,应该让瓦利稍稍教导你们怎么对待上级的命令呐。现在补课也不算太迟吧……”
 
    字面意思所表达的那样――实质的压迫感镇住西蒙,比言语描述真实上百倍的冰冷窒息感如同遭遇溺水,猛然省起阶级差异和端坐眼前的少年一贯处事风格,西蒙感觉自己正沉入无底的黑暗深渊。
 
    “我只提醒一次,好好给我记住。”
 
    咧出冷笑的唇、闪着冷光的利齿后面,诡诈的鲜红舌头吐出不附着温度的要求。
 
    “置疑上司的命令可以当面提出,怀抱疑问迎合上司的首鼠两端姿态应用在工作,特别是我面前显示不出你有多能干,除了暴露不正确的工作态度和愚蠢之外,没更多用处,我不需要自以为是的蠢材,明白了吗?”
 
    “是……是的,阁下。”
 
    异样的臭味从记忆中溢出,人的、马的内脏、骨头、碎肉到处都是,混着泥土的污秽杂拌伴着战栗的潮涌一并浮出,牙关激烈撞击的间谍浮现出死人般的灰白脸色。
 
    一句话;
 
    一个动作;
 
    一个眼神;
 
    不明种族的少年毁灭一个、十个、百个甚至千、万、十万计生命所需的,只需那么多。
 
    “你的新工作内容很简单,找几个情绪低落的军官,给他们吃包糖衣的甲基安非他命,告诉你的客户,嚼碎了咽下去就行。体验过那感觉的家伙就会成为你的忠实客户和下线,发展新客户的事情交给他去做,发展下线每到一定定额,可以给他更多的糖果。”
 
    商人式的,将道德丢进垃圾箱的笑容和有毒的危险种奇妙的能联系到一起。
 
    不知何谓毒品,也不清楚被称之为【传销】的诈骗手段。间谍却看得出红瞳少年的信心――不担心销售对象会拒绝或有人出面制止这非法的买卖,一切都会顺利进行的自信。
 
    已经从之前的警告中学到不少的间谍收起所有接近质疑的想法,点点头躬身接过了糖果箱子。
 
    看过具体的药效反应后,间谍对苯丙胺类兴奋剂生意的顶点怀疑就会消失地一干二净。
 
    领主、军官们很乐意部下能够持续作战,在战斗中充分展现勇气与疯狂,骑士们则需要神奇的糖果让他们振作,拒绝否定一种看上去没有任何明显副作用的糖果的人类――目前还不存在。
 
    军队和兴奋剂之间被无数次重复演绎的故事(注)同样会在威尔特上演,智慧种的社会发展总是会出现惊人相似的一幕。
 
    “和教会谈的怎么样了?”
 
    全称【阿让托拉通圣堂修道骑士团】,成员为皈依玛法圣教会的修道骑士,听命于教会的武装力量是本地区仅次于伯爵直属骑士的一股力量。
 
    宗教狂热分子组成的武装组织可谓最麻烦的那一种,死硬、疯狂、难以沟通、思维逻辑异常……历次屠杀精灵的急先锋也多为这类人。
 
    最不具备沟通条件的对象,此刻成为执行接触策略的优先目标。
 
    即便是不得已为之,依然让精灵们打心底不舒服。
 
    种族仇恨、意识形态敌对的现实之上不可能构筑起最起码的基本信任,当然,李林也不打算和极端分子建立利用关系之上的任何一种构架,天真愚蠢的思维在他身上是不存在的。
 
    但这一次的谋略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一向支持李林的布伦希尔在公布计划时也当面提出了质疑。
 
    【教会和贵族确实存在大量矛盾,但说到底他们依然是利益共同体。放任伯爵的军队被消灭进而动摇到统治基础的事情,那些抽十一税比侍奉母神热忱得多的教士会愚蠢到无法预见?】
 
    当时的疑问再次涌上,布伦希尔透过窗隙戒备外侧的蓝色眼瞳动也不动。
 
    依靠窗框边沿的精灵犹如午夜树枝上待猎的夜行肉食鸟类,进入其感官范围的异象都将招致程度不等的反应。
 
    身处敌营中心地带的高度紧张感,仅凭甜味饮料加上与人类小孩交流的轻松氛围不足以抚平。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