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用这些不入流的小玩意行骗只会砸掉好不容易竖起的招牌

时间:2019-05-02 20: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愉快活跃的气氛轻易扭转了交流的氛围,商人被动的立场也产生了微妙的转变。
 
    “我的骑士阁下、未来的英雄,您召唤小的来有何吩咐呢?”
 
    以【幽默感十足的邻家大哥哥】这一属性的精湛演技与柔软身段将洛克筑起的对立高墙粉碎,商人不动声色的继续展现演技,试探的气球随话语飘了出来。
 
    从愉悦中回忆起原本的目地,洛克重新摆正姿势,干咳了一声继续他的质询:
 
    “商人,你打哪里来?”
 
    质询没有改变,怀疑同样存在。不过洛克的语调里不再充斥显而易见的尖锐。
 
    一丝微小转变也不会放过,商人保持着友善恭敬的口吻回答:
 
    “小的来自南边的沙法尔村,来这里是推销一些棉布和玻璃制品。”
 
    棉布和玻璃制品?
 
    洛克露出狐疑的表情重新审视马车货台,可除了棉布能对上号之外,似乎不存在任何玻璃打造的东西……
 
    灵光乍现于眼前,恍然大悟和惊奇混搭一起冲出洛克之口。
 
    “那些戒指、项链、发卡上镶嵌的都是玻璃?”
 
    拿起一枚戒指在手中搬弄翻看,只见过几次真正宝石的侍童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叹,这不慎重的举动让不知何时聚拢过来的女性们一起发出坏心眼的偷笑。
 
    顾不上回敬那些报复意味十足的捉弄眼神,洛克反复观察戒指顶端的蓝色晶体,始终难以将之和印象中充满气泡的红绿色半透明物质之间划为一类。
 
    “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这……真的不是宝石么?”
 
    “哎呀……您可真是难为小的了。这可是重要的商业机密,随便说出来的话,以后可就没办法做生意了。不过小的可以向您保证这些个最多卖两个里佛尔的玩意上镶嵌确确实实是玻璃呐。”
 
    话说到这份上,洛克才基本解除了一些疑虑。
 
    要是真正的宝石饰品以里弗尔为单位,售价前缀的数字为个位数的话,压根和白送一个样。这个商人要真是负责给盗贼团伙销赃的话,凭这个价格,恐怕尸体早在荒野里撒得到处都是了。
 
    【玻璃仿造的宝石】――唯有这个真相可以解释那个卖菜一样的低价了。
 
    对买不起昂贵真品的女士而言极具诱惑力的售价。
 
    “……是玻璃啊。”
 
    洛克嘴边嘟囔着,心中涌起另一种不便说出口的感言。
 
    【销售假宝石……即便事先声明是玻璃做的假货,还是有贩售假货和欺诈的糟糕感觉啊。】
 
    明确指出镶嵌物的材质,标出合理的价格,照理应该不再存在任何可指摘之处才对,可洛克就是感到有些不痛快伴随着微妙的疑惑缠绕四周。
 
    【假宝石】――称谓词汇纠结于洛克脑中难以散去。
 
    道德洁癖的毛病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身上很难见到,考虑到侍童长期接受的骑士精神教育又会让人释然。
 
    “真正懂行的先生们只一眼就能分辨出便宜货和真品之间的巨大差距,用这些不入流的小玩意行骗只会砸掉好不容易竖起的招牌。这些小东西能让顾客满意便让小的满足了,至于其他实在不需要更多。”
 
    诚恳的面孔和微笑让洛克相信那些美丽辞藻,商人追逐利润的天性和对售出商品用途概不负责的态度被侍童抛在脑后。
 
    一个纯粹的商人必定是利益动物,绝不存在善良之说,善意对成功商人来说不过是便于行事的外衣。
 
    “好吧,商人。没什么事了。”
 
    挠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让商人继续他的买卖,洛克的话里带着打扰到别人的真切歉意。
 
    “打扰你的生意真是抱歉,不过眼下实在不是做生意的好时节,早点出发去下一个城镇比较好。注意,千万别再往北方去了。”
 
    【发生了异常事态。】
 
    犹豫了一下,没有将这个说辞说出来。
 
    一旦对方追问恐怕会难以回答,不小心将【尖耳朵打败伯爵的军队】这种事情说漏嘴。除了引起外地人不必要的不安,还会让平民对骑士、贵族们的能力产生不必要的质疑。对高傲的骑士们来说,无疑是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没有实体的面子很多时候并不是问题,但骑士们总是非常在意面子,于是也就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商人从洛克欲盖弥彰的回避姿态中嗅出了对方不想继续相关话题的气味,适时的调整话题方向,背在身后的手摆出虚握的姿势。
 
    “……明白了,小的并未打算去北方,售完这批货物后,收购些麦子就会离开。”
 
    不会老老实实的就此离开,同样也不会傻乎乎的死赖着不走,把气氛搞砸。
 
    “请您看看这个。”
 
    一直待在架座另一侧的帮手从马车那边绕了出来,俨然是一位衣着风格相近的女性。对洛克行礼之后抬起的面孔朴素大方,绽放出的微笑恰到好处的只露出4颗牙齿。严格的礼仪用笑容博得侍童眩晕般的好感,在洛克从恍惚中回过神之前,漂亮的圆筒托在女商人的掌心递到了面前。
 
    “这位是……”
 
    “商业上的搭档,一起凑了钱买下马车四处转悠的伙伴。”
 
    眼睑眯细至只剩窄小如线的缝隙,琥珀色眼瞳从裂缝中放出暧昧、捉弄的探询让薄脸皮的侍童脸表温度急速上升,心跳如大锤砸墙般激烈响亮。
 
    处男。
 
    标志性词汇贴在这个年纪的洛克身上可谓合情合理,还要再过上几年才会去考虑撕掉这张标签,只是早熟的性格以及单调枯燥的骑士养成生活让男孩更早的进入思春期。
 
    14、15岁的侍从前往妓院告别处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人类世俗国家开放的社会风气下,人们不认为这种司空见惯的行为有什么不可以的。唯独开放程度过高的卡斯蒂利亚南方地区有着连性取向也高度开放的风气――不少年轻俊美的侍从和他们的导师存在、保持着【恋人】关系,落入卡斯蒂利亚人之手的查理曼年轻战俘也往往交了赎金都未必能弄回来,至于女人在他们眼里只是用来传宗接代生娃的――这样的生活习俗不光令他们的阿尔比昂盟友挠头不已,也着实让查理曼的骑士们齿冷之余颇有蛋疼菊紧的感觉。
 
    鼓动的说明源自少年商人,被勾动着跃跃欲试的好奇心催促着洛克照做。
 
    “真是……漂亮!”
 
    随着手指的动作不断变化复杂几何图案的光学玩具带给早已习惯单调日常的洛克阔别许久的童趣,他反复拨弄转动着小小圆筒,对其中美轮美奂、绝不重复的奇景发出一阵阵大呼小叫。
 
    儿童玩具也是旅行商人们的经营项目之一,往来于城镇人口密集区域的商人总会捎带进行这种生意。只是阿让托拉通伯爵领的居民们更倾向自己动手diy一些木头刀剑或是木马之类的简单玩具给小孩子,毕竟家长们兜里的闲钱不总是充裕的。
 
    在周围平民啧啧称奇与小孩子羡慕的眼神之中,把玩新奇玩具的侍童想起了自己干瘪羞涩的钱袋,兴致一下子被恋恋不舍的空虚覆盖,拨弄万花筒的手心不在焉的慢了下来。
 
    “为了纪念小的和未来的伟大骑士相遇,奉上这件小小的纪念品是否和您的意?希望将来骑士阁下在建立功勋后还能记得小的,光顾我们的小买卖,那实在是小的无上的荣幸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